淋冰雹看圣湖苦中有乐 株洲六旬老人11天骑行西

2016-10-09 11:05

     我见到曹清云时,他跨坐在雅马哈150摩托车上,身穿红色条纹polo衫,米色长裤,白头盔黑手套,身姿挺拔,精神奕奕,一副随时准备出发的架势样子。
 
  曹清云的摩托车与市面上售卖的不同,学机械出身的他在摩托车前方加了大灯,又在车尾加装了行李架。这是他自2004年开始摩托车自驾游以来,购买的第五辆摩托车,“本来是2009年买的,当年和一个朋友说好去西藏,后来因为一些事耽搁了,第二年朋友去世,便一直拖到了今年。”
 
  曹清云口中的朋友叫“木匠”,比他大6岁,两人相识于2004年。那一年,曹清云在株洲晚报上看到一个醴陵人骑摩托车自驾游的报道,便专门找到对方,由此知道株洲有这样一群人存在,“木匠”就是其中一员。
事实上,他刚从一场合唱排练中抽身而出。不爱打牌抽烟的曹清云,生活中最大的乐趣不过是唱歌和骑摩托车自驾游。两个月前,61岁的他骑着心爱的摩托车,从株洲出发一路向西,在西藏拉萨逗留三日后返株,全程9800多公里,费时26天。晚辈曾试图阻止他,哥哥责备他“60多岁了还在玩”,可他说,“只要骑得动,就会骑到底。”
  “那个时候只是有一群人,但没有真正的车队,2005年,我和‘木匠’还有另一个朋友发起组建摩托车队的活动,取名‘株洲探寻车队’,既是寻友谊也是寻乐子。”
 
  自那以后,曹清云便开始了摩托车自驾游的“探寻之旅”,2009年从单位内退后,他更是每年都会出外自驾游三四次。
 
  淋冰雹看圣湖,他的西藏之行苦中有乐
 
  “去西藏的冲动在我心里隐藏了很多年。”说起进藏经历,曹清云身体前倾,原本就中气知足的音量也提高了几分。
 
  “2007年,有认识的车友骑摩托车进藏,当时就很想去,后来因为‘木匠’去世,加上年纪慢慢大了,我一度打消了这个念头,直到今年6月两个小伙子找到我。”那个时候,曹清云心中是犹豫的,“7月份有场演出,再说他们都比我年轻,我担心跟不上他们的节奏。”
 
  最后,两个年轻人迁就曹清云的时间,三人于7月14日早上8点出发,从湘潭宁乡上319国道,到成都后沿318线进藏。
 
  三人花4天时间到达康定,“两千多公里的路程,对我来说速度过快。”曹清云想了想,最终决定与朋友分开骑行,“考虑到身体原因,我最快的时候每小时六七十公里,慢的时候他们也不需特意来等我。”
 
  适逢雨季,从康定到拉萨,曹清云几乎是穿着雨衣骑完全程,而让他印象最深刻的则是林芝到拉萨那段旅程,“路况不好,路面积水深。”而瞬息万变的天气也让曹清云一度“发懵”,“明明是艳阳天,等一团乌云过来时立马就下雨,一路上我经过十几个被雨水冲垮路基的地段。最要命的是还下冰雹,我当时整个人都被淋懵了。”一路上,曹清云遭遇了两次冰雹,“好在时间都不长,5分钟左右,下得也不大,冰雹颗粒比黄豆稍微大一点儿。”
 
  高原昼夜温差大,加上雨水多,曹清云戴了三双皮手套都不顶用,“戴在手上的手套被雨水打湿后,风吹过来湿气就往皮肤里钻,直到现在我的手腕还疼。”
 
  就这样,一路走走停停,吹着风淋着雨,偶尔还要和冰雹来个亲密接触的曹清云,在7月25号中午到达拉萨,“天真蓝,空气好,这一路的苦没有白吃。”最让他惊艳的是西藏三大圣湖之一的羊卓雍湖,“翻过一座山,眼前是一片蓝色的湖,周围的山顶上有白雪,山下是青草,还有一片片油菜花田,太漂亮了。”
 
  在西藏逗留3日后,曹清云从拉萨出发,沿着格尔木、青海湖、兰州一线骑行,于8月10日平安返回株洲,“到兰州的时候我就在想,以后再也不骑这么远了,可回家后又开始翻地图了。”
 
  下一个想远途骑行的地点是漠河
 
  骑摩托车自驾游的乐趣在哪里?曹清云想了一会儿,说了一个字,“爽”,那姿态神情,有种“老夫聊发少年狂”的意气风发。
 
  由于家人反对,曹清云是悄悄进藏的,等哥哥知道此事后,他已经在群里和晚辈分享沿途所见所闻了,“哥哥说我‘60多岁还在玩’,可确实是好玩啊。”
 
 
  骑行十多年来,曹清云也遭遇过危险,最严重的一次,是从重庆武隆天坑返株的一处弯道上摔了一跤,“左边锁骨粉碎性骨折,在当地医院做了手术,回来后休养了半年,每次看到摩托车都心痒,可一动伤口就疼呀。”
 
  骑行途中当然也不乏狼狈的时刻,在去贵州千户苗寨的途中,因路与大雨不能搭帐篷,曹清云与同伴去宾馆登记入住,却被人拒之门外,“对方说我们身上都是泥巴,不愿收。”
 
  这些年来,曹清云一人一车骑行了很多地方,湖南各地市,云南的香格里拉、大理、丽江,广东湛江,福建武夷山,江西武功山,重庆武隆天坑,长江沿线的宜昌、奉节、巴东……
 
  “去哪里不重要,重要的是过程。”曹清云说,他喜欢骑摩托车时那种风驰电掣,也喜欢迎面与自然接触的亲近,“在路上,苦与乐共生。”相比大多数骑行者,曹清云并不讲究速度,他笑称自己是“慢游”,“看看不同地方的美景和风土人情,同时也磨练自己的意志和心性。以后我主要是短途自驾游,但近两年我还想去一次东北,骑行去漠河。”